新闻中心 We offer a
special advertising scheme

如果书籍在互联网上使用红色经济快车,它们会走向知识产权吗?

说到中国文化,人们会说它厚重多彩、博大精深、丰富多彩。读书是继承中国优秀文化的方式之一。然而,随着网络时代的成长,书籍如何才能赶上“网络红色经济”的快车,并产生灿烂的火花?

相比之下,“网络红”的出版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奇葩说》由集锦综艺节目《好好说话》的辩手马薇薇和周玄毅合著,单日售出13000多本书,创下了JD.com图书的纪录。这本书在三个月内印刷了七次,出版了30多万册。巧合的是,由于媒体人米蒙的《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创下了一分钟销售1000份、四小时销售50000份的记录。

“网络红”的触角可以说无处不在。数百万粉丝和明星受到了款待,新书的销量也打破了纪录。最近,一位畅销书作家在一本书上签名,一长串人在几百米外排队。年初,许多读者手里拿着一摞书,等待他们的签名。如今,网络红人的签约和销售已经成为新书出版后的一种必要行为,这不仅可以刺激销售,还可以扩大宣传,巩固粉丝。

据报道,这些网上红色励志书籍大多是由“网上红色”团队和“网上红色”经纪人设计的,而“网上红色经济”的高潮无疑成为刺激这类书籍流行的直接身份。

网红书籍持续热销,掀起网红出版海潮

报告称,2016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的总规模为701亿元,较2015年的624亿元增长了12.30%,延续了2015年的增长势头。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畅销书排行榜中的治疗作品仍然很畅销。“网络红”作家如新浪微博的大V刘彤、卢思豪、袁、袁子豪的作品继续畅销,共有15部作品高居畅销书榜首。继出版成为转播业务、直播、广告、电子竞赛签约、影视表演、知识产权品牌化的六种套现模式后,互联网红色经济的另一种套现模式支撑了互联网红色经济的迅速崛起。

事实上,网络出版现象并不新奇。从皮子蔡、安妮的法宝、棉棉等中国第一批网络作家到后来的芙蓉姐姐和孙,出现了网络出版的浪潮。随着网络红潮的浪潮越来越大,近两年来网络红色经济的实现模式已经成熟。

现在,越来越多的名人收藏已经或正在出版。此外,业内人士称,名人的收藏和出版是由出版社自动邀请的。名人内容的成功收集和出版质量很高,拥有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粉丝。他们可以完全预测出版书籍的前景。网络红色出版的励志温馨故事内容、红人效应、媒体包装和晦涩的产业链正逐渐走向成熟。

比如畅销书《这世界,缺你不成》,作者武大伟被网民称为“中国的好兄弟”。因为武大伟经常和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一起玩,还拍很多可爱的兄妹照片。照片上传到微博后,兄妹之间的日常友谊变得顺畅,离婚或重组后长大的孩子偶然让他受欢迎。图书出版社来找你,这本书一上市,就在几个畅销书排行榜上。

在过去的两年里,一些网络名人,如小惠、米蒙、六神雷磊和其他人,迅速推出了新作品。依靠不断增长的粉丝,盖蒂的书一出版就受到粉丝们的追捧。在“网络红色出版”的浪潮中,“网络红色”背后的财富链火上浇油。

网红写书看成家,套路几何?

根据易观智库的猜测数据,2018年中国互联网红家庭规模将增加1000亿元,2015年至2018年复合增长率为59.4%。如今,随着微博、微博、智虎的热播,越来越多的微博作者、微博头条、智虎为大众所熟知。在“网络红色经济”的推动下,出版已经成为一些网络红人实现其影响力的一种手段。

在线出版流行背后的逻辑非常简单。由于在线出版拥有数亿粉丝,它自然会成为传统出版业的“聚宝盆”。出版社能够在网络流行中找到有特色的主题和作者,并通过营销渠道推广他们的书籍。这种基于粉丝经济的出版模式正在成为出版业的新趋势。

一、高颜值有才华,自带粉丝流量

在传统意义上的网红,颜值是生产力,用高颜值可以吸引粉丝。最近,一个小小的洗发水哥哥因为他的高面部价值而受到网民的高度赞扬。仅仅一天,微博粉丝就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了40万。这是一个看人的时代。然而,如果网再次变红,就不容易克服了。粉丝们需要把它变成现金。

网上人气现象表明,一旦你有了网上人气状态,你可能不再需要找朝九晚五的工作,你可以创业,成为“粉丝老板”只要一个人着火了,他推销的任何产品都会受到粉丝们的追捧。这是一个表扬严的时代,而背后是粉丝们对大量资源的包装和追求。

在近两年的书展上,90后“高价值作家”张皓宸、北大90后双胞胎兄弟袁、袁子豪等纷纷亮相。都吸引了无数的年轻读者,他们几乎可以在社交媒体的每一次发展中,在一瞬间获得成千上万的“赞美秒”。由此可见,粉丝带来的流量是网络红人扎根成长的沃土。

事实上,网络红色经济已经蔓延到了文坛,但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除了美丽的价值,天赋也是需要的。例如,在自媒体平台上,一些作者擅长尖锐的辩论和幽默的写作风格,拥有罕见的追随者,并成为“自媒体在线流行”的另一种形式。

目前,文学界对作者有更高的要求。书籍应该兼具文学性和传播性。名利是每个作者的想法,但是很少有成功的网络书籍。随之而来的趋势是,书籍还没有出现,人们已经被网民抛弃。

二、精收集营销,网红团队功不行没

在这个收藏媒体快速增长的时代,作品的出版变得越来越方便,出版不再是一个崇高的问题。出版社和作者的逐利行为导致出版书籍的人数迅速增加。在线红色团体的条目显示,只有那些能写几篇文章的人才能发表它们。事实上,这份出版物很简洁,但是很难获得名利。

要吃面,还必须争取力量。网络红皮书的门槛并不低。在线红色团队需要具备各种能力:处理社交平台以吸引粉丝,维持关系,形成供应链,输出产品和售后服务。因此,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red为了宣传自己的作品而在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中展示自己的作品,我们也经常看到作家们举行粉丝采访,到处报名。

看看“网络红人”或自媒体人出版的书,他们有专门的出版团队。团队应该有能力操作、处理各种工作、推广和销售书籍等。最近,北京大学的双胞胎兄弟新书《穿越人海拥抱你》在Dangdang.com发行了5分钟,销量超过15000册,达到每小时30000册。这是继经销商提前三天订购最后一本书《我们都日常,年初又彷徨》之后的又一项成就。

现在,人们的信息流通模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供应方来看,电视和广播过去是一对多,现在所有信息都分散在社交应用中。继微博、微信和视频短片等社交聚会之后,信息传播变得更加广泛,也更有利于网络人气的提升。他们的书卖得好的原因是,除了他们的微博各有200万拥有自己流量的粉丝之外,他们还增加了《鲁豫有约》、《一站究竟》和《天天向上》宣传书籍,以增加他们的曝光率,为他们自己的书创造动力。

从需求方面来看,人们消费的不是产品,而是产品背后的情感。励志、平淡和帅气是新书的卖点。这两个人的过去被无休止地讲述着:他们在高中的成绩平平,他们离开学校时是最好的。它们曾经重达170公斤。经过不懈的努力,这两个人成了人神。

流程团队的打包和管理,最初是未知的

网络红色出版是当前图书市场的潮流,非常受欢迎。除了NetRed拥有自己的粉丝流量和善于收集和营销的团队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本书的内容给人一种“普通人也可以成为偶像”的感觉。喜欢阅读这些书的读者说,网络作家的作品鼓舞人心,平淡无奇。

粉丝们读了米蒙的书,因为她说她提到了我们都知道的设备,但她更敏锐。袁子豪和袁的书的粉丝们觉得他们没有辜负自己——名粉丝的形象。粉丝们喜欢刘彤的书,因为刘彤说出了——个年轻人的心声。因此,这些迎合粉丝的书有很好的生存机会。

事实上,网络红印只是一种增加自身话题、进行新一轮自我营销的手段,所以他们会根据自己的特点迎合市场和粉丝的口味,真正抛开功利主义、追求真正“内容为王”的网络红印作家寥寥无几。网络红人产品本身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产品,所以网络红人不会把“作品等等”作为其最终追求的政策。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写一些励志和感人的书给粉丝们买。

通过市场调查迎合人们口味的书通常能吸引人们从年初开始购买。翻开当当、京东的图书销售清单,各类“网络红皮书”和“网络红色经济”相关书籍多达50种,由“网络红皮书”撰写和出版的励志书籍占绝大多数。亚马逊2016年年中的图书销售清单已经发布。在纸质书销量前100名中,有36本是关于平面治疗和心理激励的书。

网络红皮书的背后是对大量资本的包装和追求。源于“网络红”的投资链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大量的“网络红色孵化公司”和“网络红色培训课程”应运而生。绝大多数“网络红皮书”实际上只是家庭财产链的一个组成部分。让人无法忽视的是这背后的巨大好处,令人羡慕。

三、重内容,迎合粉丝的励志鸡汤

近年来,电视剧《琅琊榜》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的收视率。伴随着藏书,一直在上升。藏书驱动的版权产业链已经初具规模。电视剧、电影、游戏、漫画等。改编自小说的作品随处可见。随着建筑成本的提高,书籍的贸易价值也增加了。

在过去的15年里,根据安东尼的杰作《陪安东尼渡过漫长岁月》,这部同名电影已经被改编,这部电影已经卖出了数百万册。这部由高质量的知识产权策划的电影以其极其清新和唯美的风格赢得了众多影迷和粉丝的赞誉,安东尼在书中的小搭档“布尔”玩具产品也被影迷抢购一空。

事实上,每本内容好的书都可以创造一系列财富,创造一个细分市场,并实现价值的十倍增长。有市场,自然会有聪明的资源提供者来提供更多的供应。腾讯、阿里、百度和众多互联网巨头都在积极建设娱乐领域的文学知识产权资源。

阿里利用其资源优势,不断整合家族财产链上的资源,从上游阿里文学到贴近用户的娱乐产业,如UC和阿里影业,不断提升文学知识产权的衍生价值,最大化知识产权内容的价值。尽管百度将在2016年向完美世界出售由垂直和水平中文网站主导的百度文学,但百度仍保留其20%的股份和内容知识产权类别的火种。

在任何类别中,巨人的加入通常意味着一个行业的价值。近年来,随着国内图书知识产权的发展,出现了“影视热”和“游戏热”的趋势。正如人们所说,“没有知识产权,就没有电影,没有知识产权,就没有游戏。”据资料显示,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国用于文献收集的知识产权改编集的数量从16部增加到108部,增长了近6倍。根据文献收集改编的游戏数量也有所增加。

从这一点来看,随着互联网红的出版高潮的轻落,书籍周围的产品也带动起来。图书知识产权是常识经济和文化繁荣背景下的必然产物。书籍的价值将随着书籍的知识产权而扩大。

刘匡,用禅宗学习互联网和微信公众地址:刘匡110

 

CASE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