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We offer a
special advertising scheme

数字音乐颠覆了唱片业,却又陷入了版权迷茫?

3月20日,网易云音乐在杭州地铁1号线和整个江陵路地铁站印出5000条点击率最高的音乐评论,然后迅速燃起大火。3月26日,QQ音乐与NIKE跑步电台跨界合作,基于NIKE用户数据,根据跑步爱好者的速度推出不同的音乐列表,支持老朋友PK等创新音乐方法,刺激体验高潮。3月31日,酷狗打造的独家“路汉探索音乐高速列车”一经启动,就赢得了广大车迷的热情关注。

简明营销后的简明营销证明了——物理记录在迁移建立后已经下降。数字音乐平台已经成为音乐的主要载体,占据了更多与音乐相关的舆论高地。

唱片绚烂不再,中国音乐工业进入流媒体时代

说到记录,有多少人会因为它承载了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而感到欣慰。

一个朋友曾经说过,他在高中的时候,他最喜欢的一家唱片店就要关门了,他可以花5元钱买一盘真正的磁带。所以他每周都跑去买几盘磁带,然后回到宿舍慢慢地一盘一盘地打开,像个200公斤重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但是很快唱片店真的关门了,没有声音放在门口播放最新的音乐。我觉得芳华被别人带走了。

当然,这也是许多人的心声。唱片最受欢迎的时候,是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那时,记录仍然是装配线上的工业产品。流行音乐界的大人物,如张学友和邓丽君继续推出好歌。记录线连续记录了大量的记录。这张专辑发行后,成千上万的粉丝可能会兴奋地追逐它。但是到了90年代末,从广东开始并蔓延到全国的盗版浪潮(HDVD)很快就把唱片公司带到了海滩,这种排场一直持续到2004年。

但是2004年不是唱片业的反弹,而是更糟。今年,数字音乐呈上升趋势,数字音乐和收藏下载的影响使得音乐家们在这个时候几乎没有版权的概念。此后,2005年中国首张手机唱片《你是我的玫瑰花》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以往通过光盘、商店、收藏等渠道发布的传统营销模式。这一颠覆性的改革也导致了传统唱片业的急剧萎缩。

在过去的两年里,互联网已经席卷了音乐家们。各种网络音乐初创公司纷纷涌现,加速了唱片的消失。大量的应用占用了用户的时间。多元化的娱乐模式挤压了音乐产业的生存空间,培养了音乐生产的不耐烦。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不再制作唱片,而是将音乐转换成电视节目或现场表演。他们可以看到:“传统记录已经过时了!”

这时,音乐人的盈利模式从唱片时代转变为流媒体时代,于是手机音乐应用的战争开始了,市场风格开始改变。在数字音乐平台偏爱独家购买版权内容以形成版权库,然后通过发行将内容转移到第三方平台以获取利润的情况下,巨头们也在版权竞争中投入巨资。

一方面,英美烟草的三大巨头继续为音乐市场祈福。阿里巴巴计划收购虾米音乐、天天甜美音乐等,以完成数字音乐的路径结构。腾讯的QQ音乐通过大量资金和大量购买音乐版权与市场竞争,赢得了华纳、YG、索尼、英皇、华谊等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代理。百度已经整合了许多数字音乐产品,如百度MP3、百度婷、千千听力等。完成新平台“百度音乐”的架构,并与多个音乐内容版权方完成版权合作。

另一方面,除了英美烟草,网易云音乐和乐视音乐也在获得势头。在大量丰富音乐图书馆的同时,他们也在购买版权。这一系列行动迎来了数字音乐版权的春天。

数字音乐版权付费被从头正视,然行业陷入怪圈

或许我们可以看到,在流媒体时代,互联网巨头更愿意为版权付费。许多视频网站致力于引入版权。版权费已经开始被正视,但关于音乐版权的矛盾也在加剧。

2014年11月,QQ音乐、酷狗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开始了“三眼泪”之战。2015年,阿里音乐公司介入惩罚这只酷狗,并起诉阿里音乐公司。海迪音乐在2015年12月被太和收购后,起诉虾米音乐侵权。2016年4月,腾讯起诉音乐娱乐站盗版侵权,索赔1300多万元。

在一定程度上保护音乐版权的同时,对这些巨头利益的争夺也使他们陷入了用户体验不完整的恶性循环。为了听一个歌手的音乐,可能需要同时下载几个应用来满足需求。

真正的资源,应该广泛分配,逐渐限制在独家供应。最初,数字音乐处于优越发展的上升阶段。该行业不断标准化。市场空间慢慢变得神秘莫测。用户消费音乐的意愿也在不断提升。然而,由于对版权的过度竞争,这种活力被侵蚀了。

应该注意的是,互联网行业的质量是服务行业和获取流量的行业。版权垄断和强大的资本可以解决短期问题,但不能解决长期问题。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给出了一个非常中肯的结论:“版权是日常产品,而不是奢侈品,不应比工资更稀缺。”一个成熟的音乐生态可以从版权开始,但不能以版权结束。独家版权不能成为永久的障碍。目前,平台音乐的使用与平台在国外缴纳的最终税款之间存在巨大的不平衡。同时,国家内涵的各个方面也面临着许多利益问题。

首先,对于平台而言,我国音乐平台的利润点包括:付费用户、数字唱片、版权转让费、版权保护费、自白等。以支付方式为例,福成否认目前付费会员转换率低的事实。以拥有最多用户的QQ音乐为例,它的非付费用户超过1亿,但付费会员并不多。再加上在线音乐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有限,创新、补充和提高新的利润点需要大量时间。

其次,对于音乐家来说,音乐家是行业中最重要的内容贡献者,但他们不是合法化的最大受益者。以陈丽和赵蕾为代表的中国独立音乐家群体为例。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自力音乐人生存近况讲述》显示,中国独立音乐人的月平均收入不到1万人的5%,68%的音乐人甚至低于1000元。流媒体音乐平台为用户提供快速链接,但它并不利用音乐家来寻找自己的利润价值。音乐家们也没能吃到真正的蛋糕,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资本运营分割了。

此外,对用户来说,音乐最大的好处是悦耳、刺激或感人。现在由于版权问题,想听不同歌手的歌曲的用户不得不下载一堆音乐应用程序,并且要支付数倍的费用。中国用户支付的并不是音乐的全部版权,所以这相当于支付一个不愉快的版权。

最后,对于整个音乐产业来说,目前我国还没有一个单一的平台能够服务于所有的音乐用户,这导致了互联网音乐平台用户的分化,每个平台的价值都在朋友之间分配,音乐家的推广和宣传有明显的局限性。同时,平台方面也缺乏独立音乐家和独立作品的引进、流媒体的推广和新人的培养机制。

从这个角度来看,资源的封闭性所带来的问题并不少,那么在利润困难的现实情况下,我们如何才能激励中国音乐产业的不断完善呢?

一、成长流媒体办事买卖,提拔付费用户比例

最近,IFPI国际录音协会发布了2017 《全球音乐陈说》。2016年,全球音乐市场增长了5.9%,这是自1997年国际唱片业联合会开始跟踪市场以来的最高增幅。在不同类型的音乐收入中,数字收入的比例已经达到50%,而实体和下载收入分别下降了7.6%和20.5%。全球音乐已经进入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数字音乐时代。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从国内到国外,越来越多的唱片公司转向销售结构化音乐流媒体。例如,外国的Spotify和Pandora

在支付交易方面,国外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Spotify早在2014年就拥有1500万用户,付费用户比例高达27%。相对而言,虽然国内付费用户的比例相对较低,但肯定有很大的潜力可挖掘。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消费理念的推广,中国消费者加倍愿意为体验付费。

因此,中国音乐市场现在需要做的是发展各种工作,进行不同的检查,并了解用户的口味。像流媒体这样的订阅式在线收听可能比付费下载有更多的利润前景,也更有利于歌曲的传播。在音乐的多元化收益方面,腾讯音乐娱乐也进行了很多测试,比如对QQ音乐和O2O表演艺术的需求。因此,利用流媒体业务来提升付费用户的比例似乎是中国音乐财富的一个利润提升目的。

二、立异贸易模式,晋升盈利驱动空间

在互联网技能和资本的双重推动下,音乐家们正在加速向跨境、一体化和多元化的贸易模式转变。单纯的版权竞争已经不能满足竞争的需要。企业正在尝试诸如“音乐艺术家经济”混合粉丝经济模式、“音乐旅游”文化整合模式和“音乐互联网”在线直播表演等贸易模式。

未来,O2O表演艺术、直播、数字出版、周边产品、音乐电子商务等领域的数字音乐市场将出现更多创新模式。这些贸易模式对海外音乐机构极具吸引力,从而吸引更多海外资源进入中国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众多模式中,刘匡最为看好的是音乐产业建立全国数字音乐大数据平台,并联合实施基于下载量的单一许可和计费模式。

一方面,当局可以全面监督数据的使用,税收和音乐平台的行业趋势;另一方面,该行业也可能减少版权圈地的恶性竞争,并允许唱片公司选择立场。正版许可证的许可费将降至合理水平,行业竞争的焦点将回到产品和用户体验上。此外,歌曲受到欢迎,被大量下载,并有较高的回报。他们还可以鼓励音乐家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提高中国音乐的整体水平。

三、回来音乐素质,朝着有价值的内容输送偏向成长

近年来,以高质量原创内容为重点,以突破家庭财产界限为路径,以共享经济为纽带的“音乐”成长模式成为音乐财产成长的新生态。

在这种大趋势下,越来越多的听众和音乐家,甚至主要的平台,已经开始关注音乐的质量,并且清楚地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即在音乐创作、构建和使用的链条中,是用户在繁荣,是创作者和建设者在悲叹。这种不平衡的循环模式只会使连续的高质量和大规模的音乐输出成为幻影。

因此,只有回归音乐本身,与互联网的创新技术相结合,打造更好、更有价值的音乐,才能让更多的用户为音乐付费。

总的来说,随着大亨们的实力和他们政策的重组,家庭用品肯定会有新的爆发。唱片、平台、艺术家和商业模式将构建一个新的音乐生态。版权和利润分配等一系列家庭问题也有望在生态协同中得到解决。举世瞩目的中国音乐市场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刘匡,用禅宗学习互联网和微信公众地址:刘匡110

 

CASE案例

惠州罗浮山公墓